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小说117 >> 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 >> 第三十一章

现场众人满面愕然, 除了孟静远、洛霞二人, 其余都不知所以。

齐梦舟是什么人, 这个名字代表什么, 外人不甚清楚, 但孟静远和洛霞却是自小就听过的。

孟老爷子每说到旧事,总少不了他的师父、师哥,其实他们听得还不如父辈多,但总归知道, 老爷子的师哥就叫齐梦舟。

当年世道乱,老爷子与师门中人都和师哥失散。唯独老爷子侥幸被人救了回去, 认作义子,因义父义母无后,自己本是孤儿, 便改名换姓继承了孟家的香火。

孟老爷子之所以和小印月结下交情, 也是因为孟老爷子上京后, 知道小印月从某省来,同他打听那边事情,这才发现,小印月竟然认识师哥。

……只是,彼时小印月也因屡次联系不上师哥,与家乡的人确认过了齐梦舟的死讯。

齐涉江虽然也姓齐,但他从海外学艺, 自家父亲家世也早被媒体八烂了, 孟静远从未怀疑过他会和那位传说英年早逝的师爷有任何关系。

“杰西, 难道你是我齐师爷的传人?!”孟静远在祖父的疑问后,又看到了齐涉江同样激动的反应,极为动容,“你那位华裔师父,不是洋名儿洋姓,没有字辈吗?”

齐师爷?听到这几个字,其他人也傻了。

就算再不明就里,他们听得懂“师爷”两个字什么意思啊。

齐涉江出了名的海青腿儿,曲协都进了却被相声门一些人排斥,不就是因为他没有师承。

可现在,怎么冒出来的一个齐师爷?

洛霞也是一脸震惊,“这到底怎么回事,杰西真认识孟爷爷?你和齐师爷什么关系,我姥爷明明说齐师爷可惜了一身技艺未能传下来。”

——齐涉江见到孟老爷子时,惊讶,激动,眼泪直流,大家都看在眼中。

齐涉江当初为了掩盖自己的传承,胡编了一个来历,此时他情绪已经接近崩溃,难以置信,哪有多余的心思圆谎,几近自语地道:“我不知道……怎么会……贺田不是已经……还有其他人……”

贺田,听到这两个字,知情人更确信了,孟老爷子的本名如今没多少人知道,更别说他话语中透露的信息量,以为“贺田”已经死了。

这个视角,完完全全就是齐师爷才有的。

孟老爷子踉跄上前,把住了齐涉江的手:“我没有死啊,我一人走运被搭救活了下来,改名换姓生活!你真……你真是我师哥的传人?他同你说起过我?”

难道师哥其实暗有传承,或者当年根本也未死,只是讯息有误,实则另有奇遇,人去了海外?

齐涉江紧紧盯着孟老爷子,难以形容他现在的心情。

他想欢喜,何其有幸,能跨越时光得遇故人,然而故人相见不相识;又想悲伤,却不敢放声哭诉,心中宛如刀割。

“……那年夏天失散后,他守在均城苦等师门中人,攒够了钱就出门打听那支带着他们离开的军队的下落。再后来,他得了伤寒,意外之下,去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没有一个认识的人。他……他的病好了,但也去世了。”

那个齐涉江,去世在八十年前。

孟老爷子嚎啕大哭,“师哥啊——!!”

他捶胸顿足,毫无形象可言,从喉咙中挤出来的声音浸满了痛苦。

只苦恨老天为什么这样戏弄他们师兄弟,叫他们活着不得相见,远隔重洋,待知道时,竟已阴阳相隔。

孟老爷子这一声哭喊,在场人只觉心酸无比,险些一起落泪。

孟静远擦了擦眼睛,抱住孟老爷子的肩膀。

洛霞也握了握老爷子的手,又道:“所以,你真的是齐师爷的传人?他只是在海外隐姓埋名?难怪,难怪,我小时候确实听过,齐师爷本名似乎也是涉江,所以他才会收你么?”

不知多少双眼睛看着齐涉江,跟拍孟老爷子的摄影也对准了他。

齐涉江在这样的注视中,茫然片刻,只能艰难地道:“是,怹……传我技艺……”

谁也不会想到,他就是齐梦舟本人。

即使他表现得有些奇怪,大家也只会认为是和师父去世前最挂念的人相认的激动导致。

这样一想,还叫旁人更为感慨。

孟老爷子抹了一把脸,犹带残泪,却有些骄傲地说:“对,这必定是我师哥一句句教出来的,不会有错,旁人唱不出这样的味道。”

谁能想到,孟老爷子休养已久,来一次片场,竟然能牵扯出这样一场令人唏嘘的旧事。

唐双钦主动道:“老爷子还是到旁边房间,坐下好好叙旧吧。”

这里人打堆,实在不是一个好场所。

孟老爷子点点头,医生和齐涉江一人一边扶着他走了。

齐涉江走到一半,回头看了一眼。

张约心中一动,刚才他和旁人一样,都是既惊讶又困惑,看到齐涉江流泪,他还多了几分心痛,却不敢碰他。那时候的齐涉江,好像谁去碰一下,都会疼得要死。

可现在齐涉江回头一眼,像在寻找什么,带着些茫然无助,让他心底一下涌动起什么,快步跟了上去,即便这件事上他算是外人,原本不好跟上去。

孟静远在原地和唐双钦低语几句,没让摄影继续拍摄了。

唐双钦理解地道:“你们先聊吧。”

他作为一个导演,看到如此戏剧性的一面,其实也心潮澎湃,可现在显然不是他去挖掘故事的时候。

孟静远点头,正要也追上去,顿住了,看向一旁傻得像木头桩子一样的莫声和齐乐阳。

“二位小师弟也不是外人,一起来吧?”孟静远拍拍莫声。

莫声、齐乐阳:“……………………”

他俩都快跪下了!

.

“这下可了不得,曾文还不知道,我认回来一长辈。”孟静远率先开口,打破了屋内有些伤感的氛围。

孟老爷子乍喜乍悲,亢奋劲儿过去后,就有些萎顿了,背都挺不直了。

他此时心情复杂,笑起来也带着泪痕,只一个劲打量齐涉江。

齐涉江沏了热茶给孟老爷子,他同样是泪痕未干,无心回应孟静远的调侃。

“你与我师哥同名,我就不便称你本名了,也和他们一样,叫你杰西吧。”孟老爷子一说,大家都默契地露出一个微妙的表情。

——要不是齐涉江那Jesse的名字因为夏一苇更出名,孟静远早就叫他齐涉江,也许孟老爷子会更早发现。

但是,世事无常便是如此了。任谁也不会想到这一茬,师兄弟都在动乱中活了下来,各有际遇,却都以为对方已去世了。

“杰西,你知不知道,当年师哥是如何逃生的?”孟老爷子问道。

虽然师哥已经去了,但他仍挂念当年的细情,这一点连小印月也不知道。

齐涉江讷讷将从前的经历细细道来,只是改换了人称。他下意识往好了一些说,包括自己后来的境遇。

与海外有关的,即使说不明白,也大可推到不清楚、不记得上头。现在人人都认定了齐涉江就是齐梦舟的传人,技艺是骗不了人的。

旁人即便觉得哪里有差错,甚至会在心里为他想好理由。比如他没见过孟老爷子,却在见面时如此激动,可能见过师叔“贺田”的老照片啊。

谁会往借尸还魂这样荒诞的事情上想?

“师哥还是那样软心肠,他和你这么说,是苦中作乐,有些事我听小印月也说过,他那时候孤家寡人,虽说本事高,但有个病痛,独在异乡根本无人支应。小印月又鞭长莫及,托付朋友去看他,病着的时候根本出不了门,还要省着烧火,雪上加霜。”孟老爷子说着,不住叹气。

齐涉江低头,咬着后牙。

“我越看你,就越像师哥。”孟老爷子道,“长得虽然一点儿不像,但眉宇间的神韵,举手投足的气度,还有这唱腔……你学得如此好,师哥却没给你摆枝?”

他是听孟静远说过的,都以为齐涉江是个海青。

齐涉江半晌才勉强打起精神答道:“能不做江湖艺人,才是最好的。”

他正因孟老爷子那句“我越看你,就越像师哥”而煎熬,恨不得立刻告诉师弟自己的来历,却因眼下不便开口,也不知如何开口。这样骇人听闻的事,如何使人接受?

“是啊……我们那辈儿,干这行太苦了!师哥起初,也许只是不想让自己会的那些灭绝吧,难怪糊弄过去,连师承也未告诉你。”孟老爷子想,正是步步阴差阳错,才叫杰西和孟静远都结识了,却始终不知道真相。

齐涉江从艺多年,靠相声吃饭,甚至来到这个时空后,他因为相声才产生了好好生活的兴趣。可是,他说出这句话,仍是不假的。

无论是他,还是小印月,或者那些唱鼓曲的,耍杂技的,各种江湖艺人,也许喜欢自己的手艺,秉持着艺德,却不得不说,在旧社会过得太难了。

“咳咳!咳!”孟老爷子忽然剧烈咳嗽了起来。

齐涉江一下站了起来,紧张地看着他。

“老爷子这是情绪起伏太大了,虽说是好事,但伤身体。”医生轻声道,“今天还是提前回去吧,我给开点药,实在不宜再受惊了。”

孟老爷子笑了一下,五味杂陈,“理儿是这么个理儿,可听到师哥的消息,也忍不住。得,我回去休息。只是……”他望着齐涉江,“杰西,你一定要上家里来,从今天起,你跟咱家人是一样的。我啊,还要和你多聊。”

医生轻声道:“这我也得说好,齐先生陪陪老人家说话可以,但不要引得老人家再激动了,刚才我瞧着,都差点喘不上气了。”

孟静远听罢连忙劝道:“爷爷,按杰西说的,师爷是大难不死后寿终正寝,虽在异乡无子女,却有他这么个传人,年年香火不断,您也不必太伤心了。”

洛霞也道:“嗯,老爷子,当年误会重重,阴差阳错才误了数十年,可今日你们相遇,不也是天定的缘分。”

听罢,孟老爷子也想开了一点,叹息着道:“……嗯。这老天爷总算还有一点良心啊,让我遇到了侄儿。”他又看向齐涉江,总算染上了几分欢欣。

齐涉江呆呆道:“我一定多上家去,陪陪……师叔。”

张约在一旁站着,本来人人都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他看到齐涉江的表情,却眉头一皱,摁了摁齐涉江的肩膀。

齐涉江觉察到他手上的温度,这才定了定神,回头看他一眼,扯扯嘴角,和其他人一样地笑了笑。

“那今天,我们还是先走了。”孟静远把孟老爷子扶起来,轻声道,“回头我再和杰西打电话,接你来家里,认了门,以后自己来。”

自从老爷子身体不大好后,这个待遇,在曲艺界是没几个人有的,意思从此齐涉江就算孟家相声的嫡系子弟了。

孟老爷子听了,拍拍孟静远的手。

孟静远只一下就明白,“我这嘴,应该叫杰西师叔才对。”

语气绝不是调侃了,而是正经八百的。以前怎么喊不管,现在齐涉江认了门户,孟静远别说大他十岁二十岁,就是大五十岁,照样叫师叔。他再开明,却不会在这儿乱了。

也可以想象,齐涉江的辈分如此陡然上升,曝光后相声门会掀起如何的惊涛骇浪,甚至可能有更多人用齐涉江没有正式摆知来说事。

毕竟齐涉江不是普通的海青腿儿归了门户,还是辈分一下蹿到老高,孟家辈儿本来就大,如今和柳老都平辈,相声门这一辈的也才多少啊。

林洋那种,算算见了得叫师爷!

这一下,就当了多少人的长辈,没看他两个弟子,都水涨船高,直接和孟静远一辈儿了吗?别人能乐意?

可是,孟静远也知道,就凭齐涉江是齐师爷唯一的传人,爷爷非要认他,谁反对,为了老爷子的身体,他们孟家以及和孟家有关系的所有人,也会全力顶上。

齐涉江这个长辈,是当定了!

……

……

齐涉江送走孟老爷子一行人,他本想跟着一起去,可孟静远早说了,老爷子回去吃药休息,他继续工作,回头再去便是。

齐涉江又能如何,轻飘飘往回走。

到此时,整个剧组上下都已经传遍了刚才众目睽睽一下发生的戏剧性事件,他走到哪里,都有一群人盯着看。

有来媒体炒作,相声门的人频频发言,不说全华夏人,反正娱乐圈的基本都知道齐涉江是相声门的海青,也就是所谓的野路子。

之前炒得有多热,现在这一幕就有多劲爆。

——啧啧,这下Jesse可爽了,什么野路子,人家正得很,孟老爷子的师侄!

孟老爷子,如今相声界辈分最大的老人了啊。

我天,这要公开出去后,得把以前叨叨他那些人的脸给抽成什么样?

没看Jesse俩徒弟也懵了么。

吃瓜群众兴奋得很。

可惜,齐涉江好像没心情和他们聊天,转眼还不见人影了,难道是偷着乐去了?

齐涉江几乎听不到外界声音,糊里糊涂走进了无人的化妆间。

“齐涉江?”下一刻,张约也推门进来了,将门关上。

他看着齐涉江不对,一直跟着,齐涉江好像一点也没察觉他就在身后一样。

到了这小空间,他甚至在齐涉江身上看到了熟悉的哀痛。这莫名的伤心,和那天在唱《痴梦》时流露出来的极为相似。

张约的脸色变了变,又是如此,明明和师叔相认,虽然有让人遗憾的旧事,但也算得上喜事,解开老人多年心结,还知道了自己的门户。

再说肤浅一点,从前揪着他出身不放的人,也要闭嘴喊爷了。可是,他哪像是快乐的样子。

“……你就像有自己的世界,总有自己再三隐忍的伤心。”

这句话就像一把小刀,把齐涉江的隐忍划开一个小口子。

齐涉江忍耐许久,此时面对张约这句话,却再也绷不住了,也没有必要。他骗得了别人,张约却早便从他的弦声中听到了他的内心。

他像脱力一般坐在地上,手肘抵膝盖,抚着额头先是笑,笑到眼泪盈眶,继而止不住地大哭,像三两岁的孩子一样,似乎要哭出全心的委屈。

真正是,悲喜交加。

他竟不知这到底是老天的慈悲还是残忍,既然让故人重逢,却要擦肩而过八十年光阴;纵然让他们重逢,却有百般纠结,不得相认,更不敢相认!

没有一个人可以告诉他,接下来该怎么做。

再相会得知师弟还在人世,然而垂垂老矣。他要顾及师弟的身体,还想不留遗憾。

试问,如何两全?

初来时不觉,但慢慢的,生活让他看到了时光的痕迹,慢慢的有些心酸。直到这一刻,齐涉江终于在这样的冲击下崩溃了,放声大哭。

没错,他对夏一苇、齐广陵,对这里的亲朋好友们产生了越来越浓的熟悉感与亲切感,他在渐渐找到这个世界的记忆。

可是,如果他本来就属于这里,和这个身体一体,那为什么又要让他去百年前走一遭。只是好教他不知身前梦何处,亦不知梦里身何在吗?

张约难受之极,蹲下来抱住齐涉江,将他的手拨开,又吻去他脸上的泪水。

这完全是冲动之下的动作,齐涉江哭得他心也抽痛,却不知道能做什么,头脑一热,就吻了上去。

他捧着齐涉江脸颊的动作很轻,就像捧着易碎的瓷器,吻下去甚至带着郑重。

齐涉江并没有反抗,只是任他吻到了腮边。

齐涉江也没有闭眼,近在咫尺,张约可以看到他微深的眼眶内,带着红痕的眼睛,被泪水打湿了的长睫毛,在微微颤动,像承载不起更多伤情。

他直勾勾看着张约,哽咽道:“我很难受。”

不知身前梦何处,不知梦里身何在啊……

※※※※※※※※※※※※※※※※※※※※

大过年大家开心一点,相认是要相认的,但总有个过程。

完结也是快完结的,这个月内……要珍惜爱我滴连载时光哦!

.

谢谢各位大人的霸王票:

0229x4、四海潮生 *x2、多读书x5、花花朵朵开、RINx2、布尔x2、宇仔爱吃鱼、锦绣、ACEx2、洗牙洗呀洗澡澡、赤月、金黄的草莓、白清宴、金鱼面、写账先生的铜草帽儿、愿与时光同逝、Shell、玲子、岁意惜华、凌凌凌临、皮卡卷卷、雪丽球、小明不二哟哟哟、一叶舟、阿暮、豆儿太岁、叶十三、一只小晚风呀x4、沝瀀、YoGimme~、阿羞羞羞鸟、bonnie、隐机、吔糖狂魔、TIME、少庄主快醒醒、Licyivy、千里寻花鸟、温浅的猫主子、花开不记年1999、清嘉、百花缭乱的性感猎寻、jwmikkeli、万俟深、yakult思、www、突然超脱、瓶上邪x2、寒术、mowre、横山飘、叶七郎、十年一场青丝雨、L_淡蓝_、Cuscino、花间一直跌、骨烛腐、衍舟、祈摩x2、tuzimiao、没有版权南宫取、查無此琥、喵星人、沉默墨么、白箫祈、璟颜、朝思、枯小古夕断、木大、不二仔、吱吱、皓月及文、nini的脑残粉、醉宴春山、我在jj追相声、又又又x2、放风筝的猫、十八果子、穹荼、车水、夏天、闻人浅、34766938、Marina、茶晶玻色子、35141363、软糖呷醋、时空计、细雨湿流光、鳄梨avocado、三水水水、不是小天使、28240710、鬿雀、一笔千愁、关节炎、刚刚弄人弄人、枫、跃然x2、Mywing、青鸟最近超级不顺、奶茶包子、乔乔、陆人钾x2、鹤宝、红素轻、生生x3、Fr1d4y、临世、魇、可乐加冰、达九哥、阿逸最棒、陌陌陌陌x2、背诵道德经一千遍x6、沉默的喵、玉儿x14、子非鱼、阿酱、没有猫的小鱼、白茶丷、lalala~、今天你吃藕了吗、一颗黄豆、death、花花不熬夜、sy1221、Againx2、常在河边走2333、叶安北、晨、食肉小强、南梨尚木、sunkiii.、皮卡丘卡丘卡丘皮卡多、逢暮、茯藏、卿陌、我儿纸叫悠悠球、生煎酸枣仁、xunyicaogirl、簌泪、顾卿、一只小凉、桫椤菩提、夜月明、未殇末漓、三生石上、金鸦x2、静静静、摩柯戒色、安歌白鹭、九二、兔子就爱胡萝卜、君墨柒、瑿、进击的临世、落隐、JT的小甜饼_、小彩虹啊!、32152756、雪饼、总攻然w、给我一只墨西哥卷、27677768、kaili、糖果果不见惹、楼穆、青青青青、迹雅、认真看书的大琳、布拉德x伊修卡、姜牙子、嘻嘻嘻嘻、从离、想你、lynne、某店长、禾子、XDD、蔺青、若残、无知稚子。、叶不修不羞x2、嘿皮猪x6、华农白鼠、将离x5、Sake、游弋、犹豫的苹果、香索爱、溜哒溜哒啊、西梨梨、凌、冠霖的nuna、蛋蛋奶、暌违、兔子不吃鱼x2、千若雪、琴书倦、喵心甚悦、洛小氿x2、何芷何止、玉竹叶青、周向晚的丸子头、乔河、眠与、苏小白、DING.、三百六十行行行出许嵩x4、晓茶、27106715、满天都是小星星、时臣大小姐嫁我、谢知非、SSR-安氏、么么疯了x2、25663303、江冷、有鹤不归、沈娇娇x5、qwertyuiop、兔耳芥菜、畅饮硫酸铜、三月长生、宅一zayi、林、踽踽独行、林子墨、北凉、北栔、时鲲是你大哥的地雷 Miiyaa、廖狗纳命来、阿羞羞羞鸟、Ausopy、青行燈、K.A、lakelife、晚安、可恶有琴在线催更、心宽腿长双商在线、玉儿x2、热心市民螺先生、公瑾、ifzhlin、卧槽家爱豆齐涉江、我儿纸叫悠悠球x2、多读书、耶.?、竹杖芒鞋、霸道墨香爱上我、从离、一只年幼的毒哥、没有晚安明天见、爱书的宠虫、endow、三百六十行行行出许嵩、有黁、我的天哪你在这、啊噗酱的手榴弹 hana酱、阿羞羞羞鸟x2、俞佑烤鱿鱼、总有刁民想害朕、九条貴利矢厨、横野、lakelife、佳佳餐厅主厨、我是有女神的淫~、Saluka、呵呵、小瘦、睡觉的面的火箭炮玉儿的浅水炸弹馥芮白、小肥羊 的深水鱼雷

喜欢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请大家收藏:(www.xs177.com)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小说117更新速度最快。

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最新章节 - 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全文阅读 - 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txt下载 - 拉棉花糖的兔子的全部小说 - 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 小说117

猜你喜欢: 快穿之娇妻心有猛虎嗅蔷薇[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修真界最后一条龙男神大人请自重[快穿]小白脸道医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地府全球购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异界领主生活小甜饼龙图案卷集无限建城SCI谜案集(第三部)我开动物园那些年在星辰中浪[星际][网王同人]博君一笑一朝成为死太监无限求生[穿书]黑化圣骑士SCI谜案集(第二部)SCI谜案集(第一部)
完本推荐: 春风吹(女尊)全文阅读图灵密码全文阅读狼的爱恋全文阅读影后重生成网红全文阅读飘洋过海中国船全文阅读王子病的春天全文阅读为所欲为全文阅读人鱼的饲养全文阅读我五行缺你全文阅读漂在北国全文阅读阴毒妃嫔全文阅读暴龙全文阅读夜色边缘全文阅读三步上篮(下)全文阅读教皇要出嫁全文阅读待他乘风归来全文阅读入魔全文阅读唐砖全文阅读甜牙齿全文阅读丞相的病弱娇妻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万千之心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神医弃女极品女婿山河盛宴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宠妃无度:冷帝你有种药门仙医先祖的智慧掌欢国民影帝太会撩斗武乾坤白氏药庐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从1983开始我的帝国无双前方高能万族之劫九天神皇得道莫成仙盗墓:我能无限强化万古神帝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临渊行超强兵王在都市极品妖孽至尊来自地狱的男人汉阙旱魃神探王者风暴

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txt下载手机版 - 拉棉花糖的兔子的全部小说 - 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 小说117移动版 - 小说117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