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小说117 >> 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 >> 第十四章

和老艺术家跨界合作一下相声,那叫多才多艺,娱乐大众,但是作为一名青年相声演员,被电视台正经八百的介绍,这就是另一回事了。

别的不说,在场这么些粉丝,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粉的是个相声演员!

直到齐涉江三人走上台来,有的人都没反应过来。

现场导演赶紧道:“等下,观众反应再拍一遍,这都什么表情,不要讲小话。”

他们也不会整场领着鼓掌,甚至很多鼓掌片段开头就拍完了。只是这演员上台,下头都在骚动算怎么回事。

粉丝:……这就是迷茫、不解、呆滞的表情啊!

她们带着疑惑又鼓了一次掌。

……

齐涉江三人在台前站定,鞠了一躬,捧哏站进场面桌内,其他二人在外头。

曾文和孟静远穿的一套黑色大褂,齐涉江还是那套鸦青色大褂,但外头还套了一件深蓝色的马褂,这属于这一场的道具。

曾文功力深厚,见观众先头的反应,上来也不慌,不疾不徐地开口道:“怕大家认错,刚才报幕时说的青年相声演员齐涉江不是我,是我身边这位,我是曾文。”

他指了指齐涉江。

孟静远一笑,“行了,没人会认错!”

观众发出一阵笑声,这个开门包袱效果不错。

少数曲艺爱好者观众,也是熟悉曾文二人,又看得清齐涉江长什么样,这倒是一下让他们对齐涉江的印象也变深了。

但这个年轻人,水平到底怎么样呢?敢演扒马褂,不能太差吧。可看这长相,又让人心里没底。

曾文一笑过去,“再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我搭档,孟静远,这个大家肯定不会认错。以往都是我和孟老师合作,今天多出来的这个青年相声演员呢,是我们之间的第三者……”

观众心领神会:“yoooooooo~~~~~”

一瞬间,齐涉江的眼睛不易察觉地睁大了一点。

……他明白了!原来“yooo”是这个意思!!

“等会儿,怎么之间,不是右边呢吗?”孟静远笑呵呵的,故意把这句糊弄过去了。

曾文也装傻状,“对对,右边。”

孟静远:“您再等会儿,早我就想说了,前边儿您介绍这位是相声演员?这个不大对吧?”

提到这茬了?没错,别说他,现场粉丝都觉得不大对啊。

曾文笑道:“怎么不对,你俩不还一起演过?在一台晚会上。”

孟静远摆摆手:“那都娱乐性的。”

曾文又道:“现在不是娱乐性的了,杰西,来,你给孟老师说说。”

齐涉江这才开口,“是这么回事儿,上回说完相声,反响还不错。我想往这方面发展,就找到曾老师,曾老师人真好,他说可以呀,你跟我一起来演出呗。”

“这么随便?”孟静远对曾文说,“你知道他多大能耐,就管他叫青年相声演员了?”

曾文美滋滋地说:“你不知道,他特别优秀。”

孟静远看齐涉江:“是吗?”

齐涉江老实巴交地道:“是,曾老师跟我说尤其是脸。”

曾文:“啊对对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

现场一片叫好、附和之声。

好些粉丝都在心里想,难道说,这报幕其实也是演出的一部分,是为了配合接下来的相声剧情?

如此一来,这表演倒是显得非常真实,让大家更有代入感,形象一下就出来了。

大家一时放下了“青年相声演员”这个称号,进入到故事中。

“像话吗?”孟静远啐道,“合着都是看长相。”

“能力也是有的。来,杰西,咱表演一个。”曾文说道,“有什么才艺,展示给孟老师看。”

齐涉江自信满满地道:“孟老师,我妈就是歌手,所以我对唱非常在行,尤其是学唱个流行歌曲,不在话下。”

曾文说道:“那这样吧,杰西,我和孟老师来点歌,你来唱,唱三段,要是唱得上,唱得好,说明还是有一定学唱能力的,这青年相声演员,你就且当着!”

齐涉江点头:“可以!”

孟静远和曾文低头叽里咕噜一阵,抬起头来,俩人冲着齐涉江蔫坏一笑,“你唱首《爱的时光》来听听。”

齐涉江顿时露出了无语的表情,同时台下也是一阵哄笑声。

这首歌根本就是他之前节目里那些同事,组成的组合出的新歌,最近正在宣传期,到处都是。

齐涉江一副羞恼的样子,特意停了一会儿。才道:“我不会!”

语气加上间隔与表情,一看就不是不会,而是不想。

孟静远哈哈笑,“刚还说自己擅长流行歌曲,这首歌最近这么红,你都不会啊。”

曾文也点点头:“哎呀,你这个……当时不是和原唱一起做过节目,他们没教你吗?”

他这一句话,就让少数不明就里的观众也知道了,这是拿和齐涉江不对付的事砸挂,会心一笑。

齐涉江一副被戳到伤心事的样子,“不会就是不会,你们再换别的。”

俩人一阵商量,又换了一首歌,这首歌是孟静远早年帮电视剧配唱的,还算有点传唱度。

齐涉江看着天花板想了想,干脆地道:“这也不会!”

“这我得批评你了,这首歌你都不会。”曾文严肃地道,“要不你还是回去做偶像吧。”

齐涉江赶紧道:“等等啊,曾老师,这不是还有一次机会,说好唱三段,最后一首我肯定唱上来!”

他话音刚刚落地,孟静远头一歪,迅速报复性地说道:“你唱个《秋水》。”

齐涉江:“…………”

居然点了首关山乐队的成名作,现场观众大多都是粉丝,熟知他们那段恩怨,大笑出声的同时,登时兴奋了起来,一起鼓掌,“唱一个!唱一个!”

按理说很多都是齐涉江的粉丝啊,可相声氛围实在太同化人了,忍不住就跟着一起挤兑爱豆……

齐涉江隐含悲愤,“你们这不是欺负人吗!不说了,我不说了,这个青年相声演员我不当了还不行吗?”

他手一甩,转身就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给人都弄急了!”

“笑死,又有张约的事儿,又拿他砸挂了!”

“回头张约又要疯了吧哈哈。”

没想到又cue到张约了,见齐涉江这表现,粉丝嗓子都要笑劈了,还不忘了小声念叨,“赌气的样子好鸡儿可爱啊!”

“等等!”这时曾文一下扑了上去,抓住要走的齐涉江,开始扒他的衣服,齐涉江也回手反抗,两人在台上动起手来,厮打成一团,登时又引起观众热烈的反应。

两人撕扯间,齐涉江都躺台上了,马褂被解开一半。

这下现场气氛更热闹了,这是什么令人如痴如醉的画面啊?

看看Jesse凌乱的头发,微红的脸颊吧,为什么不能带手机进来拍照!

曾文和齐涉江撕扯一番,被孟静远给拦了下来。

“我告诉你,你要走可以,把你身上的马褂脱下来。”曾文指了指齐涉江身上的马褂,“这马褂是我的!”

……

这个节目叫《扒马褂》,马褂当然是最重要的线索,前头说那么多,都是为了把这一出给引出来。

一开始齐涉江三人是按照老本子排的,前面齐涉江要学唱几段太平歌词,再从太平歌词上找包袱。

但是一看今天来了这么多粉丝,可能不少以前根本没听过相声,更别说太平歌词了。怕现场有什么不测,他们将包袱改动,换成了两人反过来考较齐涉江流行歌曲。

齐涉江根本就不唱了,如此也杜绝了可能出现的极端情况,影响演出效果。

这样一来,现场效果愈发火爆。

新观众不提,老观众暗自点头,别看长得好,活儿使得也不差。到现在,他们愣是没有再去注意齐涉江的长相,至少不是全副心神。

……

齐涉江委委屈屈地给孟静远解释,马褂是为了今天演出好看,上曾文家借的,“但是我这马褂又不白穿,那天我去曾老师家,他不在,就阿姨在家。阿姨跟我说,Jesse啊……”

“等等!这肯定不是我老婆。”曾文斩钉截铁地说道,“我老婆不会洋文儿!”

“好吧,她说,杰西啊。”齐涉江一副这你满意了吧的表情,“老曾他这人说话总是云山雾罩,没准谱儿,又爱说大话,一说就让人给问住。在外边怄气,回家就找寻我们的不是。你现在跟着他演出,要是他下回再让人给问住了,你就帮着往圆满了说。您说,我这马褂不是白穿的吧?”

孟静远一点头,“这话有道理,穿着还帮你忙呢。”

曾文嘿然冷笑,“帮我忙?我用他帮啊?我这人说话,什么时候云山雾罩了?我哪被人问住过,是我太有文化,太有见识,说出来的话那些个文盲他不懂,我哪能跟他们计较,看上去才像是被人问住。就拿昨儿个来说吧,我夜观天象要刮风,就真刮风了。”

孟静远想想,“是,是有风。”

曾文大大咧咧地道:“那风可大了,刮了一个晚上,我家院子里有口井,一个晚上的功夫,让风给刮到墙外边儿去了!”

孟静远自然是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风还能把井给刮到别处去?

“你不信?不信问他去啊!”曾文指了指齐涉江。

孟静远揪着齐涉江问他,“有这么个事,你知道吗?就是风刮得太大了,把井从墙里刮到墙外去了。”

齐涉江上下打量他,“孟老师,没睡醒就上台了?井还能刮墙外去?没听说过!”

这时曾文冲了过来,又开始扒拉齐涉江的衣服,再次引来粉丝的尖叫声,恨不得他全扒了才最好。

“我家井刮墙外去了,你怎么说没听过?”曾文急赤白脸地道。

齐涉江傻了,支支吾吾地道:“是,是您家的啊……对对,我想起来了,是有这么回事儿!”

孟静远失笑,“你还真听说过?那你给我说说,怎么刮墙外去的?”

齐涉江用袖子擦了擦冷汗,一脸心虚,“这个……应该是,是这么一回事嘛……”

在孟静远连连追问下,齐涉江好容易编出个囫囵话,“……那墙是篱笆墙,年头也久,风吹日晒下头就糟烂了。那风一吹,篱笆墙鼓进来一圈,曾老师他眼神不好啊,一看就说,我家这井怎么给刮外头去了!”

……

到这里,已经进入正活儿最重要的部分了,圆谎。

也是听到这里,耳力好的老观众连连点头,难掩赞赏,垫话火爆,正活又稳,这出不错!

《扒马褂》的中心就是圆谎,整个故事结构,是由逗哏演员扮演一个信口开河的角色,吹牛撒谎,极尽夸张之能事。

捧哏演员追根究底,要戳破谎言。

而腻缝演员因为借了逗哏的马褂,只能绞尽脑汁帮他圆谎,如此一来,将这缝儿给合上。

刚圆上这个谎,下个谎又来了。如此几问几答,牛皮越吹越夸张,笑料百出,也极见功底。

……

“你说说,有这么回事吗?一个蛐蛐儿,脑子和这屋子差不多大,有十二列高铁车厢那么长,俩须须像电线杆,眼睛好比探照灯。”孟静远拉着齐涉江,问最后一个谎言。

经过前头,观众听他这么说着,就已经在发笑了,这个谎,也太难圆了吧!

齐涉江斩钉截铁地道:“胡说八道!”

孟静远:“可这是曾老师说的啊。”

曾文:“嗳,我说的。”

“他说的也没用。”

“怎么呢?”

“这马褂……我不要了!”

最后一个包袱抖响,仨人一起鞠个躬下台。

台下叫好声震天,非但是被吸引住了的粉丝,连着听惯了曾、孟二人相声的老观众,也使劲鼓掌捧起来。

就他们多年听相声的经历,这年轻人的本事和长相完成呈正比,这活儿,使得好!

……

头前也说了,《扒马褂》对腻缝演员的要求很高。那是因为在这段里,腻缝演员需要用到“扑盲子”的手法。

意思就是说起话来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好像根本就没个准词儿。一个技艺成熟的人,去表现新手一般的状态,还不能让观众烦,对分寸、火候的要求,可想而知!

在这段里头,就是齐涉江要演出那种心神不安,他绞尽脑汁地圆谎,状态窘迫到令观众发笑。观众几乎分辨不出来,他是真为难,还是假为难。

甚至,连前头被人拿张约什么的挤兑,几乎都分不清是不是现场发挥了,否则那副窘态从何而来。

但实际上,每一句话,每个语气,乃至表情、动作,都是事先想好的。

再让齐涉江演一次,他能保证还是这么个脸红心慌、焦躁不安的效果!

※※※※※※※※※※※※※※※※※※※※

报告,后天就入V啦,因为全文篇幅不长,所以入V也会早一点,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么么哒

最近手又在做针灸治疗,医生吩咐了要注意工作量和工作时长。存稿入V当天就会用完了,于是V后会日更,但六千字估计是没办法了,只能尽力而为,望谅解……_(:з)∠)_

.

谢谢各位大人的霸王票:

总有刁民想害朕、写账先生的铜草帽儿、萌萌哒小裙子x2、岁意惜华、yakult思、盖浇饭、蓬松、Ф△Ф、北居不易、齐涉江全球后援会x14、宇宙尽头的蓝毯子、嘿皮猪x2、木木、心宽腿长双商在线、夜飖、郦陶子、五虎退、微生墨苑、一只小晚风呀x3、阿京姑娘、lemonlemon、25663303、潇潇妈妈、娃娃、何芷何止、年少少少少少少x4、[○?‘Д??○]、我想吃土豆、撸猫技术哪家强、卧槽家爱豆齐涉江x5、噫邬、0229、林风、hana酱、木吉、Fr1d4y、XDD、cksd529、sunkiii.、21901609、苗苗、兔子不吃鱼x2 的地雷身在非酋、蓝二哥哥的老婆的手榴弹hana酱、俞佑烤鱿鱼、佳佳餐厅主厨、Saluka 的火箭炮

喜欢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请大家收藏:(www.xs177.com)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小说117更新速度最快。

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最新章节 - 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全文阅读 - 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txt下载 - 拉棉花糖的兔子的全部小说 - 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 小说117

猜你喜欢: 无限求生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修真界最后一条龙SCI谜案集(第三部)一朝成为死太监无限建城在星辰中浪[星际]心有猛虎嗅蔷薇龙图案卷集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道医我开动物园那些年[快穿]小白脸快穿之娇妻[网王同人]博君一笑[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地府全球购SCI谜案集(第二部)异界领主生活小甜饼SCI谜案集(第一部)男神大人请自重[穿书]黑化圣骑士
完本推荐: 重生之恃爱行凶全文阅读双姝劫匪全文阅读山海高中全文阅读上船全文阅读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全文阅读黑莲花净化系统(穿书)全文阅读和珅全文阅读我五行缺你全文阅读未来之机甲BOSS全文阅读穿成男主白月光怎么破全文阅读飘洋过海中国船全文阅读天龙的日子全文阅读吻痣全文阅读圣院全文阅读成神系统启动中全文阅读我开动物园那些年全文阅读铜钱龛世全文阅读一杆进洞全文阅读我的老公是奸雄全文阅读小可爱,你假发掉了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前方高能医妃惊世山河盛宴吾家娇女某综漫的神圣右方金粉王爷,王妃又去打劫啦顷洛惊华万古神帝快穿之女配指南余生有你,甜又暖末日终战麻烦请叫我上仙我能看到堕落值重生嫡女悍妻婚后忽然得宠重生八零辣媳妇穿成娘道文的女主修罗神帝来自地狱的男人从大佬到武林盟主明天下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盘秦我夫君实在太谦逊了于休休的作妖日常至尊特工史上第一密探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斗武乾坤

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txt下载手机版 - 拉棉花糖的兔子的全部小说 - 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 小说117移动版 - 小说117手机站